阮白柚

冬雁未归巢

  想念安仁,像冬日南飞的大雁,想念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少雨,清晨雾气却浓。早起乘车,云里雾里朦朦胧胧,穿过高楼穿过霓虹。风景变作了田野小溪,再变成青石板的老街,低矮飞檐。清早太冷,街边木门尚未打开。天井里小火炉坐了壶热水,白蒙蒙的烟缠上腊梅的枝,再散在冷香里。
        再过些日子,便要过年了。屋檐上换了新的灯笼,一串串,像新制的糖葫芦。
        往来的游客多了起来,有时有民国式的婚礼。新郎走在前面,胸前挂一朵大大的红绸花。花轿红得惹眼,新娘满头的金花片长流苏,随着花轿的颠簸晃荡着。
        白日里的热闹散尽了,日暮夜临,是乡间小镇的寻常日子。
        寻常人家等上班的人归家同吃晚饭,年轻人们结伴在街头晃荡。烧烤摊开始拨碳生火,玻璃壶里煮着啤酒。
        真想再和你在冬天夜里,老房子的屋檐下,一起煮一樽啤酒。一边闲聊,一边搅动着红的枸杞,白的醪糟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都曾踌躇满志远走高飞,说不知早已被乡愁禁锢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在深夜高谈,少年举杯,敬老去的情怀。

评论

© 阮白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