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白柚

晚上的东郊记忆

去新都桥的路上
藏民家的女儿叫有珠,还有她的表妹卓玛
晚上在院子里燃起了篝火
海拔三千六,只跟着跳了两圈,就有些喘不过气
嗯,卓玛和有珠都很美

我回来了,剑三也是,这里也是

大魔王守护雁门关,发发守护大魔王

日常

水色过膝的风琴褶裙
想买

绣着四季风物的大袖披风
想买

樱桃色的口红花瓣样的腮红
想买

蕾丝堆叠的花嫁、成套精装的画集、你目光流连过的茶具
想买 想买 都想买

冬雁未归巢

  想念安仁,像冬日南飞的大雁,想念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少雨,清晨雾气却浓。早起乘车,云里雾里朦朦胧胧,穿过高楼穿过霓虹。风景变作了田野小溪,再变成青石板的老街,低矮飞檐。清早太冷,街边木门尚未打开。天井里小火炉坐了壶热水,白蒙蒙的烟缠上腊梅的枝,再散在冷香里。
        再过些日子,便要过年了。屋檐上换了新的灯笼,一串串,像新制的糖葫芦。
      ...

© 阮白柚 | Powered by LOFTER